pk10开奖赛车直播开奖娱乐

年轻气盛的他没经住心爱之人的诱惑这一晚失控

“老婆,其实你真的想太多了,孩子有他们自己的世界,早恋这个词,我觉得你用的太重了,他们都还是孩子,真的是你太紧张了。”
 
    苏茉现在是根本听不进去他的任何话,“你说我紧张,我告诉你我一点儿都不紧张,倒是你,怎么能这么平静的,如果我们女儿真的和明灿谈恋爱了,你觉得我们不应该阻止吗?难道他们还这么小,我们就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吗?”
 
    常景浩看着过于操心的苏茉,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会轻而易举的激怒她,但就算不说,她还是对他吹毛求疵,觉得他对女儿不够用心,是个不合格的父亲。
 
    说实话站在他个人角度,苏茉的话说的有些重了,就算两个孩子是互有好感,但现在这个年纪,他们还能做出什么胡作非为的事情啊,况且明灿看起来是个很有责任的男孩,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相信明灿心里都很明白清楚。
 
    常景浩耐心的缓和苏茉心中的焦虑,“就这么说吧,就拿明泽楷和仲立夏说吧,他们小时候一直都是形影不离,大学的时候还同居在一起,即使那样子,他们不是也没发生什么,再拿我们当时那个年纪来想,真的就是见到对方有点儿小心动,那些大人之间的心思,他们没有。”
 
    常景浩的话没有说服苏茉,反而更激怒了苏茉,“你怎么知道那个时候明泽楷和仲立夏什么都没发生的,一男一女天天住在一起怎么可能不发生什么,还有,现在的孩子能和我们那个时候比吗?他们懂得比我们多的多。”
 
    “……”常景浩觉得,他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想要去洗澡来逃避一下这个其实很简单却被苏茉看的天都快要塌下来的事情,然而,他刚要走就被抓了回来。
 
    “常景浩你这什么意思,就打算这样不管不顾了是吧,女儿是我自己的吗?”
 
    看看,看看,这已经开始蛮不讲理了。
 
    “老婆,我是想洗个澡,让自己香喷喷的还到床上和你好好商量这件事情。”
 
    苏茉根本不给他逃避的机会,他就是嫌她烦,但这件事情绝对没得商量,拽着他往床边走,“不用香喷喷的,我不嫌弃。”
 
    常景浩想说,他嫌弃她唠叨个没完没了,但为了家庭和睦,他不敢。
 
 第276章 爱的越深越会痛
 
    常景浩被逼坐到床上,哪怕他已经自动关闭自己的听觉,还是能听到苏茉没完没了的焦虑。
 
    “你说,两个孩子都还什么都不懂,如果他们真的怎么样了,那我们大人该怎么处理。”
 
    常景浩理智回答,“就算怎么样,那也是他们孩子自己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就可以了,我们大人要是所谓的帮忙,那只会越帮越乱。”
 
    苏茉对常景浩处理这件事情的态度始终不满意,“你就是根本不放在心上,就因为你喜欢仲立夏,所以对这件事情,你是站在眀灿那边的,对不对?”
 
    “……”常景浩真想此刻从天而降个什么东西把他打晕过去,这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她还拿出来说事。
 
    女人的记忆啊,总是对那些最该忘记的事情,记忆犹新。
 
    “咱能只说孩子吗?”常景浩转移话题。
 
    苏茉却是不依不饶,“你别转移话题,我就是在和你说孩子,但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严重到,你偏心。”
 
    常景浩表示头疼,怎么还偏心了,人家仲立夏是明泽楷的老婆,他想要偏心也得偏的过去啊。
 
    “苏茉,咱要这么胡搅蛮缠下去就没意思了哈,那我要是偏心立夏,你当初不是也非明泽楷不嫁的吗,你如此强烈的反对,是不是证明你心虚啊,还是说,你到现在还不死心,想等着有一天还能勾搭上明泽楷。”
 
    苏茉快被常景浩气的吐血,他……屁话,都是屁话。
 
    苏茉忍着没和他动手的冲动,“我不是不想女儿和眀灿交往,是他们现在太小了,正是敏感的青春期,还是对什么都好奇得年纪,我担心女儿太小,受到伤害。”
 
    常景浩把焦虑过度的苏茉搂在怀里,“好了好了,你的担心我都知道,我也担心啊,我的亲生女儿啊,从她出生开始,我真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但孩子总要有自己的人生,我也想永远把她宝贝一样的留在身边,但她会愿意吗?”
 
    不愿意,孩子大了总会觉得自己选择的那条路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其实那只是她最想走的。
 
    苏茉还是听不进去,放心不下,“不行,和你我说不通,我去陪女儿睡,好好和她谈谈。”
 
    “唉,你……”她这不是让自己更堵心吗,女儿现在青春敏感期,就是有什么小秘密都一个人藏在心里,想要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她现在和她去谈早恋,闺女不发疯才怪。
 
    果不其然,三十分钟不到,闺女就亲自把苏茉给他送了回来。
 
    以沫很不耐烦的说,“爸,算我求你,把我妈看好了,别让她去找我谈什么早恋对青少年的危害,我告诉你们,我就算真的恋爱了,那个人也不是眀灿哥。”
 
    “砰!”的一声房门被以沫给关上了,苏茉愣怔的站在门口,还在因为刚才女儿的那句话接受不了。
 
    常景浩也是被女儿的话吓了一跳,过去劝说苏茉,“好了,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解决。”
 
    苏茉这更睡不着了好不好,“不是,你刚才听她说什么混账话了吗?她竟然说,不是眀灿,她是承认她早恋了是不是?”
 
    常景浩拉住苏茉不让她再出去,“好了,那都是孩子的气话,你别太极端。”
 
    苏茉也觉得自己太极端,但她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要真是早恋,那我宁愿是眀灿,至少还放心点儿。”
 
    常景浩没发表自己的想法,现在能不说话就不说不然她今晚是肯定睡不着。
 
    另一间房里,带着耳机打游戏的眀灿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今晚耳朵一直很痒,不知道是不是大人们在没完没了的说他,心里的那点小秘密是不是已经被他们看穿了。
 
    命运的罗盘有时真的不是我们自己能掌控的,有些事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会发生,有人注定会在茫茫人海中相遇,而有些人也注定会在满心伤痕时离开。
 
    大学里的以沫依然很迷恋当年心中得男神,她是做梦都想成为男神女朋友的忠粉,而且,她已经和男神成了朋友,男神还说过,她是个好女孩,是他喜欢得类型。
 
    可是……为什么?就在她幻想着有一天一定回成为男神的女朋友时。
 
    男神刚刚被爆要结婚,以沫伤心欲绝,和几名同学去酒吧喝酒,却没想到在就酒吧里遇见最爱对她多管闲事的眀灿。
 
    喝多了的以沫告诉身边同学,眀灿就是她爱情里的备胎,还说,即使现在她男神要结婚了,她也不会喜欢明灿,就算天崩地裂,世界末日,她都不会喜欢明灿。
 
    明灿和朋友分开后,就一直等在酒吧门口,她喝了那么多,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两个小时后,终于等到一群喝的站都站不稳的女孩子东倒西歪的从酒吧出来,而只是还多了几个想要趁机占便宜的小混混。
 
    明灿一对三,一直把那三名小混混打趴下之后才给那些女孩子打了车,准备让司机送她们回学校。
 
    她们喝多了脑子倒还是清醒的,死都不要去学校,撒被收到处分。
 
    明灿只好带她们回他的个人公寓,不然他一个人带着几个喝醉酒的女孩子去酒店开房会很奇怪。
 
    等安置好她们几个醉鬼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房间的以沫正在换衣服,还是穿着他的白色衬衣。
 
    看到明灿进来,以沫醉眼朦胧的对他笑着,“明灿哥,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我的吗?今晚,我给你。”
 
    明灿一张俊脸阴沉的很,根本没打算理她。
 
    以沫看他要走,想要追他,可是她醉的厉害,脚下一个不稳就摔坐在地上。
 
    明灿不得不管,只好把她抱到床上,而以沫又死缠着不肯松手,软软的香唇在他的脸上肆意得磨蹭。
 
    年轻气盛的他没经住心爱之人的诱惑,这一晚,失控了,也因为这一晚,彻底得改变了他的命运,改变了原本可以简单美好的相濡以沫。
 
    事后,明灿离开了房间,而以沫的好闺密安琪跑来搂着以沫睡,在安琪感觉到床单上的一块粘腻时,顿时明白刚才在这个房间发生过什么。
 
    而她一直都嫉妒着以沫有明灿这样的哥哥守护,她暗自决定了一件事情。
 
    翌日天刚亮,安琪就裹着被子痛哭流涕,半夜不知道怎么就睡到客厅沙发的以沫跑到房间,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
 
    安琪怎么会睡在明灿哥的床上,她怎么好像记得,昨晚她和明灿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一会儿整栋房子里的人都跑到这里,包括刚从外面回来的明灿。
 
    几个女孩子开始对明灿不尊重,而那个安琪衣衫不整的坐在他的床上。
 
版权所有:pk10开奖赛车直播开奖,一分赛车pk10开奖直播 Power by DedeCms
联系地址: